517888九五至尊娱乐场_声色 37.第 37 章 _ 九五至尊娱乐网-好看的小说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声色

37.第 37 章

【书名: 声色 37.第 37 章 作者:呈墨

声色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517888九五至尊娱乐场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董事会后,几方打听,他们才知道持江氏股份的司家,背后易主了。有一瞬间,董事们也怀疑过是不是江祈凌坑他们,可坑他们对她并没有好处,并且依她和江月照的关系,这个可能性很小,她应该也不知情。

    直到他们探听到如今控股的是司珵后,一切都明了了。

    换做别人,绝无可能将消息瞒得那么紧,但司珵不一样,他有这个能力办得到。

    怎么办?

    江月照手中的股份和司珵手中持有的股份加起来早超过了半数,那岂不是她做任何决策,他们都干涉不了了

    再回想江月照在董事会上势在必行的态度,保守派的江氏老人们登时感觉要变天了。

    原本是可以通过家族宪法对她进行约束的,可江月照比他们早走了一步,成为了家族委员会的核心成员,因此他们无法强制她改变任何决定。

    想起先前她不惜让出自己的股份给他们的几个小辈,原来都是在为今天铺路,真是每一步都算好了……

    他们小瞧了她,才会有今天。

    眼下后悔也来不及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支持江月照转型的决定。

    二,卖掉股份,离开江氏。

    选择第一条路的话,他们势必要逐步让出自己手中的股份作为奖励给员工,那他们在集团的影响力就越来越低了;选择第二条路的话,那就是现在手上的股份值多少钱,就折现拿走多少钱,可以后的路呢?

    相比于他们,江祈凌听闻了消息更如遭到晴天霹雳。

    她的手无法抑制的颤抖着拨通了电话,嘟了很久那边才接起,江祈凌不等那方开口就径自问道:“怎么回事?啊?你们手上的股权怎么全去了司珵那里?”

    司玜此刻的心情不会比她好到哪去,听到她质问的语气,他冷笑道:“你问我有什么用?难道你不知道吗,以我家老四的手段,他想要拿走我手中的股权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反倒要问你了,如果不是江月照有需求,老四会看得上江氏这点股份?你怎么回事?连个黄毛丫头都盯不紧?”

    他的话正好戳中了江祈凌的痛脚,好半天,司玜都不听电话那头有回应,他正奇怪着呢,那头忽然传来护士的惊呼声。

    “嗳!嗳!你怎么了?人还清楚吗?医生!——”

    江祈凌昏过去了。

    江昕遥赶到的时候被主治医生一顿骂,怎么可以在化疗的重要阶段让病人的情绪波动那么大?家属都干什么去了?

    江昕遥满腔委屈说不出口,后来听护士说,她妈是接着电话晕过去的,她去拿江祈凌的手机翻看,找到最近一条通话记录,司玜。她目光一怔,这是她公公,司文景的父亲。

    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怎么会跟他打电话打到气晕过去呢?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还说有对付江月照的法子了,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呢?

    江昕遥不敢去问自己的公公,只好拐弯抹角的试着去问问司文景。

    她不抱什么希望,因为这两天司文景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人也找不着,这一次果然还是一样。按掉电话后,江昕遥心里既慌又茫然,她等在抢救室外,母亲还在里面抢救,而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这次连虚情假意来问候的人,都没有了。

    ***

    另一头,江月照刚拿到新的市场分析报告,正准备要召集各部门总经理开会,她的新助理就面色奇怪的进来跟她讲:“江董,前台说司先生来找您。”

    江月照眉一簇,“哪个司先生?”

    “以前的司总监。”助理小心翼翼的道。

    “让他有事留言,我现在没空。”说完江月照就起身往会议室去了。

    “……不好意思啊,我们江董在开会,要不您…留个言?”前台小姐有点不知道该摆什么态度,毕竟眼前的这位可是曾经的驸马爷呀,甚至差点就是他们的新董事长了,哪里想得到,转眼就成了不经通报都不能随意上去的外人了。

    人生真是变幻无常。

    司文景脸色不大好看,但还努力保持着风度,扯了个难看的笑出来,“没事,我自己联系她吧。”

    他掏出手机转身,却只是装装样子,因为他不知道要按什么电话下去,江月照换号了,新号没告诉他,他现在都没有她的联络方式了。

    司文景回到地下车库,倚在车旁点燃了一根烟,火星在眼前明灭,他的思绪也晃开。

    昨晚,父亲把他叫到书房去,问他,“你和月照,现在关系怎么样?”

    如果说这第一问他没明白的话,父亲接下来说的话,他听明白后简直是目瞪口呆。

    他们家手上对江氏的股权以及管理权在这几日内已经全盘被四叔接手了,父母这两天全在为这事儿伤神,他知道这些股权对他们家来说有多么重要,可他怎么也料不到重要到父亲会为此让他重新追回月照。

    不,说追,还抬高了这想法,父亲的意思大概是,只要江月照同意再次跟他们家合作,就算他成为她的地下情人,也是可以的吧。

    司文景刚得知父亲的想法时,内心是震惊的,震惊外又倍感羞辱,他就算再不堪,也不至于要做这样的事。

    可父亲接下来冷冷的话语打醒了他,“难道以后你想去喝西北风吗?现在我们手上的股权被夺了,亲家更是输得一败涂地,这个联姻一点意义都没有了,既然本来就不是你愿意结的这个婚,那抛了不正好合你心意?

    “再说,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心思,这么多年了,你还惦记着人家月照吧。”

    司文景心一突,如果说父亲前面的话语还打动不了他的话,那后面那句,却切切实实的击中了他的心。

    所以现在他站在了这,跟傻子一样,可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在脚下堆了一地烟头后,江月照的身影总算出现了。

    他一个愣神,她已经上了车,发动,司文景赶紧打开自己的车门,跟在她后面,出了地下车库。

    他不知道她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跟着以后要做什么,只是盲目的,随着心里的一股劲儿跟在她车后,等到了目的地,他回过神来,看着外面一愣。

    医院。

    她车往住院部开去,那一定不是她自己来看病,探病?司文景第一个想到的是江祈凌也住在这里,而后才缓缓想起来曾阿姨也生一样的病,也在这里。司文景犹豫了一下,还是停好车,跟了过去。

    他还绕到外面去买了水果花篮什么的,自然以为她已经到了病房,于是径直往曾卿如的病房过去。走到门口,隐约听到里面有两个声音在对话,司文景沉了沉气,抬起手敲门。

    不一会,里面传出一个年轻的女声,“进来。”

    司文景听到声音一怔,开门进去才发现里面的女孩不是江月照,很面熟,他稍稍一想就认出来了,“是醉墨吧?”

    曾醉墨其实认识他,小时候,她还会想跟在江月照身后当一个小尾巴时,无数次的见到过他,可是她记得……眼前这人在姐姐落难时,转眼就娶了别人。

    出于教养,她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痕迹,客气又疏离的点了点头。

    可曾卿如的态度就没有那么好了,瞥了他一眼,冷漠道:“江祈凌的病房在这一层的另一头,到底就是。”

    司文景脸上的笑意裂出一条缝,他上前放下水果篮,不好说是来找月照的,只好道:“听说阿姨身体有恙,我来看望您。”

    “噢?原来是来看我的啊。”曾卿如轻飘飘的道。

    “是啊,阿姨您…看起来气色还可以。”司文景小心措辞道。

    曾卿如笑了笑,“我看起来比你的岳母要好吗?”

    司文景一僵。

    曾卿如当做没看到,继续往下说,“也是,她总是操心得太多,这病啊,就是不能操心,得心态好,得静养,你和昕遥夫妻俩应该时时在边上提点着点她,那样也许她还能多陪你们一些日子。”

    司文景吞咽了下口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曾卿如看着他这幅模样冷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猜得到司文景的目的是江月照,她这里也没别的什么他可以图的了,再加上依她对司玜叶兰夫妇的了解,和如今江氏的形势,她不难想象得到司文景忽然到访是为了什么。

    可他怎么不想想,他已婚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肖想月照?

    曾卿如缓缓道:“人的命啊,是说不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病灾就会突然侵来,所以要懂得惜福,总是看着不是自己的东西,最终只会落得一场空。”

    她的提示很明显了,可大约是因为之前他们谈话的内容,司文景自然而然的以为她在说江祈凌,他附和道:“没错,幸好现在月照还是回来了,江氏本来就应该是她的。”

    曾卿如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怎么样他和江昕遥也是八年的夫妻,没有爱也有恩,所以无论他说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让曾卿如感到厌恶。

    她不再跟他耗时间,明明白白的摊开来说:“文景,以前,我是很喜欢你的,我一度以为你会成为陪在月照身边一辈子的人。”

    司文景闻言心绪浮动得厉害,他大概知道曾卿如接下来的话不会是他想听的了。

    “但是有些决定做了是没有回头路的,你也是,你父母也是。”她盯着他道。

    司文景脸涨得通红,半天才道:“对不住,阿姨。”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要说也应该对月照说,不过我想,现在她不会想听,也不需要了吧。”曾卿如道。

    司文景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无言以对。

    曾卿如望着他这样,还不算太没救,情绪平缓下来,“我知道你的本性不坏,不至于如此。去转告你的父母,不要妄想打月照的主意,她再不济,身后还有我们曾家。”

    司文景闻言脸刷的一白,可嘴上还要做机械的“解释”:“您…误会了。”

    “是误会,那最好。”曾卿如淡声道。

    司文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觉得片刻都呆不下去了,张嘴道:“那您,好好休养,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您。”

    他打开门,刚深吸一口气,吸到一半,他猛地窒住,头缓缓的转向右边,江月照目光冷静的望着他,司文景脸红了又白,几乎落荒而逃。

    江月照漠然看了眼他的背影,听着病房里传来的咳嗽声,手缓缓攥紧,就差一步,可她无论如何也走不进去了。

    她在外杵了一阵子,直到护士来巡房,好奇的问她怎么了,她才猛地转身,离开。

    护士奇怪的走进病房,嘴边嘀咕道:“刚有个姑娘在外面,呆站着,又不进来,我一问,她掉头就走,真奇怪。”

    曾醉墨一个激灵,冲出去,刚好看到电梯的门缓缓合上,江月照垂着眼,面色恍惚。她还来不及叫出声,电梯门就彻底合上了。曾醉墨回房,“姐姐来过了。”

    曾卿如一怔,随即装作无事的哦了声。

    曾醉墨盯着她妈,继续道:“她看起来情绪有点低落。”

    曾卿如又哦了声。

    “她一定都听到了。”

    江月照的确全部听到了,她坐回车上,整个人是空的。

    为什么她见到的曾卿如和她看不到的曾卿如是不一样的呢?到底哪里出了错?她心底难以抑制的升起了一股恐慌。

    摸出手机,屏保密码按了两次都按错了,手指它不听使唤,在轻颤。

    终于,滑开了屏幕,她按下一通电话。

    只响了两声,就被接起了。

    顾城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月照再忍不住,眼眶微红,“阿城,我觉得……”她哽住。

    “怎么了?”那方顾城神色严肃了起来。

    “没什么,”她闭了闭眼,“我想你了。” 九五至尊娱乐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声色相邻的书:重生成超级影帝 包治百病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我的系统是咸鱼 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 末世之昙花空间 侯爷别着急 最后的魔法师[星际] 盟主自称爱的战士[综]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